xpbgn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 紫衣居士-第六百四十二章 太子讀書-r9bb1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陈先生想了想,知道自己若是一味的隐藏身份,故作高深,恐怕对两人的关系无益,探手从腰间摘下一个腰牌,扔给段毅。
段毅虽然小心,但还不至于连个牌子都不敢接,拿在手里后,前后扫了一眼,见是个方形的橙牌,材质温润湿滑,应该是稀有的珊瑚牌子。
正面雕花,中心有一个白心,颜色均匀,背部则刻着“锦衣卫,镇抚使,陈行”几个字,正是表明他的个人身份。
“先生是锦衣卫?看起来倒是不太像。”
段毅没见过锦衣卫,但也听说过这些人的行事作风,素来狠辣无忌,多骁勇斗狠之辈,而这个陈行似文人多过武人,气质也欠缺了些狠劲,因此怀疑道。
九鼎軍師2 折花不語
陈先生,也就是陈行,听段毅这么说,眼角的皱纹更深了一些,莞尔道,
“世子还真的难伺候啊,我隐藏行迹,被你防范,敌视,我表露身份,被你猜忌,怀疑。
不过你说的也对,说是锦衣卫,但其实这只是我在外面行走的一个身份罢了,本身和锦衣卫并无瓜葛,不过也有相同之处,那便是一同效力朝廷。”
段毅心中一紧,右侧臂上也感觉到琴心手掌的用力,安抚了小女人一下,道,
“先生究竟所来何事,还请直说,不要兜圈子,我更喜欢开门见山的谈。”
事实上,段毅已经猜出这人的来路,朝廷是谁的朝廷?
当然是大夏皇室,更准确来说,是如今端坐在皇位上发号施令的那一位。
那么,是自己这个被临时推上来的工具人,傀儡,吸引了某些大人物的注意?
这早有显露,燕云霄之前对段毅透露出的态度和信息便是一个警示,如今,这人似乎要从幕后走向台前了。
陈行掸了掸一对袍袖,笑容隐没,面色郑重,对着段毅点头道,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兜圈子,直接问了,世子可清楚自己眼下的处境?”
不消段毅回答,他已经自顾自的说道,
“世子的身世虽然还未传开,但我等已经查明,的确是皇家血脉无疑,老镇北王的嫡孙,若说血脉,身份,这世子之位,你也坐的。
嗜血女特工:異能太子妃 七葉槿
瘋狂智能 波瀾
但世子并非蠢人,想必也清楚,有没有资格,和能不能做,是两码事。
镇北王一系在北地权柄甚重,朝廷对其早有忌惮与不满,屡次想行削藩之事,只是顾忌四镇王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干系太大,所以暂时压下。
而不能削藩,要想拔掉这个心腹大患,便想出一个方法,就是换一个镇北王。”
段毅脱口而出道,
“所以说选了端王?”
重生之廢妻難為
陈行的话被打断,本来有些生气,听到段毅这么想,却是摇摇头,回道,
“错,不是朝廷选了端王,而是端王自荐,要行李代桃僵,入主镇北王府,成为北方大地新一代王者,二者的区别,世子可明白?”
盛世第一妾
段毅明白,甚至于对于这些权谋算计之事并不在行的琴心也懂了,若是朝廷选的,便代表了皇帝的意志,是信任。
但若是端王自荐,那么皇帝的想法如何,就很难揣测了。
很好理解,虽然说皇帝和端王关系好,甚至让他掌管锦衣卫,然而,你自荐想当镇北王,是不是对眼前的生活不满,是不是有大野心,想吞并镇北王的势力?
有的时候,一个怀疑的种子种下,那么甭管多好的感情,都显得孱弱,甚至于,皇家本就缺少那种真正的亲眷之情,算计,利益,更多一些。
“所以说,其实你能登上这世子位,其实大半要归功于端王。
镇北王是想要借你向朝廷示弱,让你一个全无根基,来自江湖的血脉当家作主,这其实比端王还要更适合,更容易被朝廷掌控,当然,是名义上的。
而另一面,你得罪了端王,也卷入了朝廷和镇北王一系的争斗,前途莫测。
这就是世子你现在面临的处境,我说的可对?”
段毅点点头,这人分析的还是比较到位的,他就是一个朝廷和镇北王势力平衡的产物。
他坐上世子之位,和夏宏的次子坐上世子之位,是两回事。
夏宏次子是正统的镇北王府出身,与老镇北王,夏宏,是一脉相承,等于是一个势力的顺遂交替,核心不变。
而他,尽管也是镇北王府血脉,但流落民间,自小经受的教育,经历,以及闯荡江湖的草莽之气,和镇北王府格格不入,双方的感情也很淡漠。
他若是继承王位,其实代表着一个王位的断层,也是由盛而衰的开始。
这才是他真正被夏宏看在眼里,并非要推上这世子之位的原因。
陈行见段毅的表情很平淡,知道他的内心清醒,也很高兴,又说道,
“在你之前,其实朝廷的确是想要以端王入主镇北王府,而将原镇北王一脉调入帝京,转为宗人府宗令,算是一个权力的交换。
端王或许有野心,但能力远不如如今的镇北王,再对比经营了两代的镇北王府,根基浅薄,要想真正扎实下来,非得十年往上不可,因此还是被容许的。”
“然而,在发现你之后,情势便大不相同。
在一位贵人看来,你来承继镇北王府,其实远比端王来的更加合适。
吾魅天下
我说的能不能担当重任,便是指的你能不能担当的王府重责,你懂了吗?”
段毅懂了,他有名分,却没有实力,根基,等到他当上镇北王爷,朝廷找个由头将两任镇北王调入帝京,原镇北王府便如雨打风吹去,成为昨日黄花。
他得到某些人的欣赏,原因就在于他弱,这个弱不是指本身的武力,而是指外在的人脉,手下的势力,以及对外的威望等等
说来可笑,但就是现实。
只是,他还有一个疑惑,问道,
“你所说的贵人,究竟贵到了什么程度?”
陈行自信一笑,竖指,比划了下,
“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未来的神州大地之主。
有这位贵人相助,你纵然毫无根基,想要坐上王爷的位子,也是大有可为。
混在女校當老師
我今天来此,就是知道你无心王位,特来坚定你的信念,好叫你增生自信。”
段毅悟了,这说的应该是太子,东宫之主。
这人恐怕还是听了燕云霄对他的无心王位的评价,来做说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