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c3熱門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六百八十五章 裝病鑒賞-yjrsb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郑亨去了杭州,壮志凌云。
让他这个靖难功臣第五的侯爷来执掌神机营,以前他还觉得憋屈,没想到短短一两年内,麾下兵力达到了两万之多,甚至在北征之前会达到三万。
郑亨再无憋屈之感。
反而有股被陛下重用的自豪感,欲要大展拳脚,要知道陛下几次说过,能否大破草原铁骑全他看统率的神机营。
冷血君主暖情妃
国之利器!
名醫貴女 貧嘴丫頭
而作为国之利器指挥使的郑亨,自然也觉得甚至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陛下最信重的臣子,不见执掌锦衣卫的纪纲就是前例。
深宮美人劫 風信子的寓言
靖难之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纪纲的位置稳如泰山。
就因为锦衣卫的特殊性。
王爺的眷寵 夢如歌
如今神机营也一样。
待郑亨告辞,朱棣问狗儿,“诸事可都安排妥当?”
狗儿立即应道:“妥了。”
再有半月,出发去往顺天,然后陛下会立即去往居庸关,誓师之后率领大军前往榆木川,再杀向草原深处,在这之前,边军的斥候早就已经蜜蜂一般撒向了草原。
朱棣陷入沉思。
老二和老三都已经去了顺天,短暂休憩后,两个儿子去往独石关,然后配合自己从居庸关出兵,定边和山海关的兵力,除部分驻留外,其余也会全力出击。
丘福在定边,张辅在山海关,这两人带兵,自己放心,不过还有个问题,独石关那边有个徐辉祖,就怕两个儿子和他不对付,然后不用徐辉祖。
朱棣信得过徐辉祖的能力。
这几年来也信任了徐辉祖的立场,所以这一次北征,打算重用徐辉祖。
四路兵线,打算让徐辉统率一路。
于是立即对狗儿道:“即刻传朕旨意,将徐辉祖调往定边关,定边关的张辅调往山海关辅佐丘福,另外,让火真去定边关辅佐徐辉祖。”
狗儿立即着人拟旨。
待圣旨送递出去,朱棣终于松了口气,接下来就等个十天左右,待神机营那边开拨,自己也前往居庸关。
话说,最近黄昏这小子安静得有点反常啊。
问狗儿,“黄昏最近在干嘛?”
狗儿也是一脸疑惑,“陛下,您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明明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这段日子也不捡好的,整日里混迹在东郊的一块田地里,也不知在搞什么,朝野议论声很大,大多人在说他此举有辱斯文。”
化幹戈為玉
读书人,亲身种田,可不有辱斯文。
朱棣眉头挑了挑,“记得之前让他去五军都督府领三十杖责的时候,也是从田里把他喊回去的,他那块田种的摇钱树么?”
狗儿摇头苦笑,“奴婢不知啊。”
朱棣没好气的道:“大好年华,不努力读书提升自己,整日里在田里浪费光阴,去把他给朕叫来,也该准备一下去北方了。”
黄昏还年轻。
不能因为他去年在榆木川犯的错就让他远离军事,这一次北征朱棣打算将黄昏带在身边,让他好好学习一下什么叫兵道。
一个多时辰后,黄昏衣冠鲜亮的来到乾清殿。
朱棣斜乜一眼,“没去种田?”
黄昏咳嗽一声,“在呢。”
朱棣哦一声,“不累?”
黄昏眼咕噜一转,“怎么可能不累,微臣都累成狗了,不过再累也值得,毕竟微臣做的这件事一旦成功了,可助陛下达成千古第一盛世!”
朱棣哂笑,暗乐,“吹牛也要有个限度,朕要是当真,你这可就是欺君。”
好小子,不仅吹牛,还拍马屁。
黄昏也没再说,反正实验田的事情现在还没成雏形,春季种植的辣椒,也不过是商业方面的发展,辣椒又不能让全民温饱。
等种植出苞谷和番薯的时候,再告诉朱棣。
朱棣起身来到一旁的榻上,示意狗儿泡茶,然后一屁股坐上去,斜躺在榻上,笑着说赐座赐茶罢,给朕好好说说小宝庆的事情。
黄昏受宠若惊。
这待遇,感觉一般只有姚广孝才有,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了。
坐了半边屁股,咳嗽了一声,道:“吕芗、吕复、刘旭忠、匡愚和萧九闲等人会诊之后,结论都差不多,公主的病药石无效,还得心药。”
朱棣哦了一声。
这个他已经知道了,会诊后吕芗等人上了折子过来。
问道:“那你呢,没点稀奇古怪的方法治疗一下宝庆?”
黄昏沉默了一阵,才道:“其实微臣还是那个主意,在哪里受的刺激,就在那里痊愈,公主是在关外被血腥战争刺激的,不如陛下此次北征,把她带在身边。”
朱棣断然摇头,“不可。”
黄昏无奈的耸耸肩,那这事只能慢慢拖下去,等自己啥时候有空了,耗费巨资来给小宝庆演一场戏,重现一下当日榆木川的惨状,看能否唤醒她封闭的记忆。
朱棣继续道:“你就继续给朕把小宝庆看好罢,这一次皇后不会去北方,你有空的时候就把小宝庆送到宫里来,让她多和她皇嫂亲近一下。”
黄昏弱弱的道:“要不,还是算了?皇后的身体也不好,还是要多将养着些,不宜太过操心劳累,公主的事情陛下你就放心,微臣一定想办法医治好她。”
是遭受刺激出现的失忆,而不是脑袋遭受撞击出现的物理损伤性失忆,这种失忆应该可以治疗好,看情况再定夺。
朱棣乐道:“那你还是得把宝庆送回宫里。”
黄昏,“为啥?”
朱棣没好气的道:“朕总不能让小宝庆一个人在皇宫外面的公主府里住着。”
黄昏理所当然,“还有微臣啊。”
朱棣嘿的笑了,“你想得美,朕今日召你来,就是告诉你一件事,早点从田里滚回家去,多陪陪妙锦,等个十天半个月,你得和朕一起去北方。”
黄昏:“……”
老子不想去!
关于打仗这些事情,黄昏已经认命了,反正冷兵器战争,自己这点想法各种天真,根本就没有当大明的“韩信”、“白起”的可能,还不如愉快的在家里发展工农业。
当然,大明进入火器时代后,自己还是可以尝试一番的,因为那时候大明有资本来施行一个战术:唯火力定胜论。
即范佛里特弹药量。
简而言之,就是超饱和的火力覆盖!
毫无技术可言。
打的就是钱,打的就是技术,用超越当前世界各国的经济、科技和资源,对敌人给与疯狂的超饱和的全面覆盖的火器轰炸,这样的情况下,我黄昏大官人当不了一个军神?
完全可以的。
但是现在还不行,人得有自知之明。
蟠龍出海
愛,要做出來
想到这立即道:“臣有疾,恐不能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