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6ix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孱弱熱推-4l1o4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小說推薦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哈?”西川玛利亚依旧是一脸懵逼,生气?自己生什么气?自己吓得都要发抖了好吗?劝我善良又是怎么回事啊,说得好像我要打死人似的,可问题是她吓得动都不敢动啊。
西川玛利亚大概已经知道林顿要往自己的身上狂泼脏水了,但是你这是不是也太不当个人了啊,这搞得自己像是个要毁灭世界的女魔头一样,当偶像实在是太难了啊。
“不行不行,劝不住了。”林顿突然说道,“对面那谁,你现在跪地认错还能活命,赶紧的,别耽误自己。”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安迪愤怒的吼道。
“林顿先生,请不要干扰比赛。”这边的裁判也说道,擂台边的选手自然是不能随便像是林顿这么乱喊妨碍比赛的,一般情况下裁判都要警告了,警告两次就直接判负了,不过这次裁判没有直接这么做,因为这比赛……太诡异了。
“唉?算了,我也努力过了。”林顿叹了口气,“不过至少,我请求裁判让胆小的观众,还有未成年的观众暂时别看擂台,我不想他们留下什么心理阴影,行吗?“
星空戰紀 光輝歲月
“……”裁判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真的要出人命了吗?
还好耳机里面导播室的人还算冷静,裁判听到了声音,对着耳麦说道:“请各位观众稍微注意一下,如果有特殊疾病,请暂时移开目光。“
“真的提醒了,也就是说……”
“是的是的,要打死人了。”观众们反而更加兴奋了,这是当然的,他们来看格斗比赛要的不就是刺激嘛,还能有比这个更加刺激的事情吗?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向擂台。
“你……”安迪气的都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呢,自己不是来参加格斗比赛的嘛,怎么好像就变成自己上刑场大家来围观处刑的感觉了啊。说真的眼前的西川玛利亚他是真的在对方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威胁,甚至还觉得对方一直在怕自己,这家伙真的是格斗家吗?
你说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强度的话,安迪至少也会有点反应,而且这周围的情况也算合理点,但是现在的情况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演了啊,总觉得各种怪异。
“西川小姐……请……请动手吧。”裁判提醒完毕,对着这边的西川玛利亚说道。西川玛利亚甚至从裁判的话语中听到了一丝敬畏的意思,为什么这位裁判会怕自己这只小弱鸡啊,连你都信了吗?西川玛利亚现在突然有点理解人设的意思了,自己这人设,自己都演的认不出来了好吗。
陰風陣陣
“来吧!”安迪这边大吼一声,直接采取了防御的动作,是的这气氛说的他都有点信了,虽然依旧是感觉不到对方任何威胁,还是先防御一下看看情况再说。于是这边的安迪运气气功,准备抵挡攻击,眼睛一直看着眼前的西川玛利亚的动作,对方任何晃动,他都注意着。
“THE_WORLD。”
突然场面好像晃了一下,等观众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边的安迪突然全身“噗”的一声喷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像是爆炸了一般,两眼一翻,直接朝着前方栽倒下去。
而西川玛利亚呢,她正好就在安迪的前方,不过和上次不同,回过神来的西川玛利亚发现自己是一只脚站在地上的,整个人往前倾斜,另一只脚抬在半空中。这突然这么一下西川玛利亚当然朝着前方也倾倒下去了,不过她没受伤,于是马上调整平衡避免自己摔倒,抬起的脚顺势往前一踩稳住身子,结果刚好一脚就塌在了倒下的安迪的头上。
在所有人看来,西川玛利亚就是刚好一下踩在了对方的头上而已,而这边的安迪浑身是血的倒地,你说是谁做的?这不仅秒了对方,还要踩在对方的头上,果然是……生气了吗?
“你……你在做什么啊!”还没等西川玛利亚弄明白现在的情况,旁边再次传来林顿的喊声,吓了一跳的西川玛利亚赶紧收回自己的脚。
“你生气打死他就完了啊,你踩他干嘛?杀人还要诛心吗?”林顿着急的又上了台,直接拿过主持人的话筒:“各位抱歉啊,刚刚只是意外,我们家玛利亚不是有意的要踩对方的头的,只是刚刚出招比较激烈一个没站稳一不小心就踩在他的头上了,真不是故意的。”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刚刚突然一下,我没站稳。”西川玛利亚回过神,也是赶紧说道,当然她说的也一点都没错,确实她就是没站稳不小心踩上去的。
然而不管是林顿训斥玛利亚的话,还是之后的解释,观众们听的都清清楚楚的,这还不是故意的?你这种解释,观众们能信吗。
“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啊,饿狼传说队这么弱的吗?让西川玛利亚都不想陪他们玩了对吧。”
“估计本来也不想上场,之前一帮人在哪儿质疑她们才勉强上来的,也有着方面的生气吧。”
“两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啊,确实对面也太弱了。”
“我现在有点相信他们公司一天开几个小时的会就是为了讨论怎么不打死人了。”
“那安迪死了吗?”观众们再次开始小声的讨论起来了,听到一些人议论的声音,这边的西川玛利亚都要崩溃了啊,自己你真的是站在原地啥都没干啊,听着好像已经成了脾气极差的女狂魔了吗?
“安迪!”一声狂吼声响起,这边的特瑞冲上了擂台,直接抱起了自己的弟弟。旁边的西川玛利亚慌得要死,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这边特瑞的眼神太吓人了,她慌得差点直接坐倒在地上,然而突然被上来的林顿给拉住了。
“比赛结束,胜者,西川玛利亚,医疗班,快上来。”此时旁边的裁判也是马上喊道。
一队医疗班的人立刻冲上了擂台,开始查看情况,此时的安迪好像还有点反应,口中一个劲的再往外喷血,不过所有人叫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其中一个医生简单的看了看,赶紧说道:“心跳异常,准备电击器。”
旁边的护士立刻开始准备,擂台直接变成了急救现场。
“唉。”林顿叹了口气,“这样的事情明明是可以避免的,警告了这么多次,为什么不听劝呢。实话实说,还要说我们是在挑衅,我也努力过了,可惜……”
“你们……”特瑞愤怒的双眼转向了西川玛利亚和林顿这边,“如果我的弟弟出了什么事的话……”
“你就下去陪他?”林顿接着下半句说道,“别啊,真的求你别死啊,我这经纪人太难当了啊,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寻死呢?我们开会真的很辛苦的啊,公司给我下得硬性指标,让我看着她们两个别打死人,我真的很难做啊,求你们别送了行吗?为你的弟弟好好想想,他想你陪他一起死吗?人生还有很多美好的地方不是吗?好好想想那些,活着好吗?”
可愛少女吻過我 飄紅
“你这家伙,我是说我弟弟有事的话,我一定会给他报仇!”特瑞吼道。
“唉?不是……你是来搞笑的?”林顿惊讶的看着特瑞,说道,“这……我们还真的没开会讨论过啊,没有人类能赢她们两个怪物的吧,我觉得你还是别多想了,活着还是死,选一个就行了,别说些梦话,这里不是比漫才的擂台。”
“你!”特瑞的身上直接冒出一股肉眼能见的黄色光芒,看上去好像是斗气一般的东西。林顿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之前的坂崎良动手的时候他也见过,虽然感觉到了一些气息,但是只是气息而已,并不是肉眼可见的,但是特瑞的身上是明显能看到像是斗气的东西的,可能是对方修炼的东西和坂崎良不同。
“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想不开呢。”林顿摊手说道,“行吧行吧,我真的是仁至义尽了,能劝的都说了,说实话还被人误会,真的是里外不是人,太难了。反正看你这个样子,也是想陪你弟弟,就这样吧。”
说完林顿对着旁边的西川玛利亚一指:“我不管了,你放飞自我吧。”
“那个……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西川玛利亚真的是一脸苦逼。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轻轻拍了下而已,我懂的,但是对面不懂啊,观众们也很难解释啊。”林顿说道,“反正都这样了,这个照实打就行了,我这边已经给你安排后续的公关了,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也是我经纪人的工作,我会努力帮你解释清楚的。”
“你……做个人行吗?”西川玛利亚忍不住说道。
“在做了,在做了。”林顿说道,“裁判,裁判,这边第三场还打不打了?我这边马上要去准备后面的一大堆的事情了。”
溫柔校草霸上失憶女 意沁墨
“那个,林顿先生,这个擂台上是有收音装置的,你是知道的吧。”裁判忍不住说道。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龍熬雪
情到膏肓,首席總裁請住手
“唉?有的吗?那你拿个话筒干嘛?”林顿问道。
“……”裁判看了看林顿,再看了看西川玛利亚,“第三场比赛马上开始,两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