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jxg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txt-第五百二十三章 危機邊緣鑒賞-lnu4x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假设那些人真的拉来了重炮和毒气,就算全体麻风村民统统武装到牙齿,就保得住么?”
孟超冷笑道,“野狼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想要为麻风村民死中求活的话,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率领全体麻风村民,杀出这片是非之地。
“问题来了,外面的巢城帮派刚刚在大爆炸中折损了几十名高手,又知道麻风村里蛰伏着极其可怕的敌人,他们会眼睁睁看着麻风村民如洪流一样冲到外面?
混沌尊皇 醉幽影
“要知道,包括异兽、迷失者和前死神小队成员在内的敌人,极有可能混杂在村民里面,把整座巢城搞得一团糟的!
“不可能的,麻风村和金牙巢城虽然纠缠在一起几十年,但始终是井水不犯河水,双方连交易都不愿意直接接触对方,彼此间的警惕,可谓强烈到了极点。
“再加上龙城外围打得不可开交,整座巢城都被全境封锁,真出了什么事,来自外界的援军,也没这么及时能赶到。
“为了维护巢城中的秩序,巢城帮派已经进入‘全面要塞化’状态,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一定不会让麻风村民跑出来。
“一个想跑,一个不让,双方的冲突简直是必然的,而只要麻风村民和巢城帮派打成一团,敌人自然更能煽风点火,再趁火打劫了!”
孟超心思电转,思索自己是否有可能,徒步离开麻风村,找到巢城帮派的首领。
倘若能找到金牙帮的帮主,地下皇帝“霸刀”金万豪。
或者金牙帮的二号人物“红眉”苏伦。
自然能说清楚一切,让他们妥善安置麻风村民,不要激化矛盾。
但仔细想想,自己在巢城内人生地不熟,而现在一切通讯都被屏蔽,等自己真的找到金牙帮,黄花菜都凉了。
野狼这边,已经在武装村民,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带着大批村民出逃的。
就算他本人想要三思而后行,妖神“漩涡”既然设置了环环相扣的阴谋,肯定监控着野狼的一举一动,会制造出各种形势,逼迫野狼将全体麻风村民,都裹挟成愤怒的狂潮,不顾一切往外冲。
倘若全副武装的感染者后裔真的冲出麻风村,一定会和驻守在村外的巢城帮派发生冲突。
孟超可是亲眼见到那些帮派,用来封锁麻风村的重武器有多么可怕。
致命遊戲之天價寶寶 龍熬雪
赤魔巔峰 不索
一旦冲突发生,双方杀红了眼,就连神仙都难救了。
所以,自己作为唯一猜到真相的人,绝不能离开这里。
“还是要先找到木莲小姐,她是破局的关键。”
孟超想了想,道,“你打听到她在哪里没有?”
“打听到了。”
阿吉道,“木莲小姐不在医院,而是在我们逃出来的地方——爆炸崩塌的大楼附近,因为那里有很多死伤者,她正在救治伤员。”
“行,我们马上过去!”
孟超转身就走。
他健步如飞,阿吉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跟上,气喘吁吁地叫道:“等,等等,大叔,你刚才说,说木莲小姐有危险,为什么?”
“边走边说。”
孟超好似老鹰抓小鸡一样将麻风少年提起来,速度又提升一个台阶,解释道,“听你刚才的介绍,野狼应该是一个崇尚武力,对外强硬的激进派,而木莲小姐既然是医生,医者仁心,态度总归相对温和,不赞成麻风村和外界发生冲突,对不对?”
阿吉微微一怔,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点头道:“是的,野狼总是说,外面的人欺负了我们几十年,忍气吞声也有个极限,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麻风村民的外表和基因,都不是我们自己可以选择,我们并没有任何原罪,为什么不能握紧铁拳,拿起刀剑,正大光明捍卫自己的利益?
“木莲小姐就很少说这种话,事实上,她的性格倒是和老村长有点儿像,说话总是软绵绵的,很温柔,很耐心的样子,从没人见她生过气,发过火,甚至有时候,病患因为剧痛产生了幻觉,不小心伤到了她,她都没有怪罪过任何人。
“我想,木莲小姐得知了村长的死讯,她或许会心碎欲绝,但不太可能会暴跳如雷的吧?我实在想象不出木莲小姐暴跳如雷的样子。”
“那我就猜对了。”
孟超说,“现在村长死了,麻风村的权力就落到了野狼和木莲小姐两人的手里。
“木莲小姐未必对村长宝座感兴趣,但她肯定会去找野狼,给野狼一些建议,冷静野狼的头脑,甚至在必要时,制衡野狼的力量,不让他像匹脱缰的野马那样,载着全体麻风村民一起,狂飙突进,车毁人亡。
“村长之死,尚有很多疑点,大家普遍相信的第二种说法,貌似有鼻子有眼,但这么多细节,怎么会瞬间传到这么多村民耳朵里?而外来追捕者的智商,难和道真的低到这种程度,用重炮轰平麻风村这么丧心病狂的话都说得出来,真以为现在还是几十年前无法无天的黑暗年代不成?
無愛的圍城:冷婚 霧水
三個寶寶de壞蛋爹地
“今天的龙城,不能说完全没有对丧尸病毒携带者和基因畸变者的歧视,但从法律上来说,每一条人命都是无价之宝,倘若为了完成任务,就故意杀死成千上万的无辜者,这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罪,绝对会遭到超凡塔、裁判庭,最严厉的镇压和制裁的!
“这些疑点,稍稍冷静下来思考,不难瞧出破绽。
黑暗公主乖乖牌 幽漓國寶
面朝季堯,春暖花開
“就算野狼无法冷静,木莲小姐应该也有办法让他冷静。
“而这,绝对是敌人不愿意看到的。
“另一方面,你刚才说野狼是老村长抚养长大,和老村长情同父子,和老村长的孙女木莲小姐的关系也非常好,野狼帮还为木莲小姐外出行医保驾护航,那么,我猜他们的关系类似叔侄,感情很深,也大差不差吧?”
阿吉点头:“木莲小姐的确称呼野狼为‘狼叔’的。”
“很好,老村长是当年抚养野狼并且保护他的长辈,木莲小姐则是野狼想要保护的子侄辈。”
孟超道,“假设老村长死得不明不白,这件事还不能彻底摧毁野狼的理智,让他怒极攻心,陷入疯魔的话,再加一个木莲小姐呢?
“倘若野狼在理智崩溃的边缘徘徊,忽然又听到木莲小姐的死讯,而木莲小姐之死,又和外来的抓捕者有关呢?”
阿吉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那,那野狼非彻底崩溃不可。”
“没错,人在盛怒之下,会忽略很多线索,也会做出很多,清醒状态下绝对不敢相信的事情。”
孟超冷冷道,“我想,这就是敌人希望看到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绕小路,回到神变胶囊炼制工厂所在的大楼,爆炸崩塌的废墟附近。
越靠近废墟,越是能看到大爆炸蹂躏周围建筑残留的痕迹。
方圆数百米内的房屋,统统被冲击波震碎了窗户,吹飞了支撑伪装建筑的钢管和脚手架,连带着层层叠叠的违章建筑都砸落下来,里面的居民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摔得血肉模糊,一命呜呼。
即便仍旧歪歪扭扭矗立着的楼房,也都被烈焰烧灼,外立面花花绿绿,斑斑驳驳。
这里就像是野火焚烧过,黑黢黢的森林。
空气中充塞着浓烈的焦臭味,让人每吸几口气,就要用力擤一下鼻涕,否则鼻孔都会堵塞。
还有星星点点的鬼火,在热浪蒸腾下扶摇直上,漂浮到浓烟组成的黑色穹顶之上。
这里仍旧聚集着大量麻风村民。
大多是家在废墟里,或者还有亲人被压在废墟下面。
明知希望渺茫,他们还是机械地,徒劳地,麻木地挖掘着。
虽然绝大多数村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畸形变异的痕迹。
但他们眉眼间的神情,却和孟超无数次见过,普通市民失去家园后的神情一模一样。
看到这些麻风村民如地狱游魂般的样子,孟超下意识,一寸一寸,攥紧了双拳。
如果说,一半灵魂从末日回归的他,相比当代人能更客观看待怪兽战争,能极度冷静撰写出《毁灭龙城的一百种方法》,将人类文明和怪兽文明的碰撞,当成一场针锋相对的生存游戏。
那么,眼前的画面,就令他从内心最深处,生出对妖神“漩涡”的无尽痛恨。
就算是文明之间的灭族大战,这样的手段,也实在超出了卑劣的极限。
“看,大叔,木莲小姐应该就在那里!”
阿吉指着远处,废墟旁边一面迎着热浪飘扬的旗帜道。
孟超眯起眼睛,看到无数村民簇拥着一顶临时搭建的白色帐篷,帐篷前面竖着旗杆,旗帜上绘制着一朵冉冉绽放的木莲花。
木莲花如莲花般幽香淡雅,高贵圣洁。
本身却是一种高大的乔木,能在花岗岩和沙质岩上扎根,树干笔直坚韧,生命力极强。
“太好了,看上去木莲小姐没事!”
阿吉欢呼雀跃,庆幸不已。
话音未落,两人头顶,就响起动力铠甲全速前进的晶石引擎轰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