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sdai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蘇廚 二子從周-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蒸汽機車展示-27a4q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蒸汽机车
農門天師:元氣少女來種田 燕七雪
八月,辛卯,蒲宗孟罢。
先是宰执同对,帝有无人才之叹,宗孟曰:“人才半为司马光邪说所坏。”
帝不语,直视宗孟久之。
宗孟惧甚,无以为容。
帝复曰:“蒲宗孟乃不取司马光邪?未论别事,其辞枢密副使,朕自即位以来,唯见此一人。他人虽迫之使去,亦不肯矣。”
又因泛论古今人物,宗孟盛称扬雄之贤,帝作色曰:“扬雄剧秦美新,不佳也。”
罢朝,王安礼戏宗孟曰:“扬雄为公坐累。”
至是御史论其荒于酒色,及缮治府舍过制,遂守本官,知汝州。
复以王安礼入朝,为尚书左丞;吏部尚书李清臣为尚书右丞。
原尚书右丞蔡京,出知成都府。
婚來無恙
这是一道不容蔡京异议的任命,也是蔡确的饮鸩止渴。
小蔡飞刀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防不胜防,冷不丁的就要中招,搞得蔡确有些烦躁。
邢恕出了个主意,让他去成都啊,蜀中是苏油的发迹之地,也是他的老巢所在。
蔡京是苏油的走狗,现在让走狗去给主人看家,狗子难道还敢拒绝?
蔡确一拍大腿,绝妙啊!
蔡京履历有短板,那就是外任经验不足——这娃没做过外路一把手。
所以丢他到成都去,这就不是打压,是锻炼,是完善履历,是为下一步提拔做准备。
当过尚书右丞,这就相当于做过以前末位的参政,再去成都府一任,混个“懂经济”的标签,回到汴京,就是户部尚书左丞,门下侍郎的最佳人选。
神醫王妃有點狂
当年张方平就是这样的路子。
蔡京拿到这道任命也很高兴,苏油给他的信里说,去年丝路打通,今年西域客商完成了初期的试探,尝到了甜头,接下来会商路大兴。
蜀中的货品,这就有了新的外销渠道,蜀中经济还要抬头。
还有移民,明年苏油会搞技术移民,继续吸引人才,需要有人在蜀中配合。
多方有利,这生意做得。
不过蔡京还是上书赵顼,说朝廷的任命当然不容推辞,但是将我调到蜀中,是不是朝中重臣以为我平时说话太多了啊?
无过外任,朝廷总得给个说法才行啊。
临出门还丢了蔡确最后一飞刀,还捞了个端明殿学士的头衔,是赵顼以为他受了委屈,特意安排的。
在丰收的元丰六年里,用两个字可以形容宁夏三路,就跟屁颠屁颠去成都赴任的蔡京一样——血赚。
锅驼机的使用,最方便的就是沙州的五千顷棉田。
盛世絕寵:別惹囂張妃
棉花收到田边,直接用锅驼机带动脱棉机,将棉籽和棉纱脱开,做成粗棉包装车拉走,剩下的棉籽留着榨油做肥皂,工作量比以前少了很多。
熟麦也是,巢谷命族人直接在田边脱粒,秸秆一把火就烧了肥田。
收到巢谷的来信,苏油心疼得直跳,对已经来兴州入学,今天被带出来观看麦收的巢国栋说道:“你爹可真败家,以前在蜀中,稻草都是农家一年灶房里的燃料。”
巢国栋却得意洋洋:“我们都烧煤的。”
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把粗糙的匕首:“我们金工实习课做的,干爹,这个送你。”
苏油接过来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了:“还是干儿子好啊,亲儿子只知道顾着他妈……哎哟!”
巢国栋赶紧掏包包:“怎么就割到手了!干爹我这里有白药!”
“没事儿……呃还是包一下吧……好了,走,干爹带你去看一个好玩的东西!”
银丰监,沈括看见苏油包得像印度使臣脑袋一样的大拇指头:“手怎么了?”
苏油不搭理他:“车呢?你这个宁夏路转运使可真好玩,活都是晁补之和梁屹多埋他们在干,你在这里赚四通的供奉补贴。”
四通供奉分了级别,像沈括这种本身就是皇家理工学院物理院士身份的,挂职薪水是一个月二百五十贯。
这就跟蔡京刚丢掉的尚书右丞差不多了。
因此沈括收入颇高,对官场都不再那么热中:“我还是喜欢搞学术。”
“朝中还有人认为工匠之技,不是学术。”苏油撇嘴:“不过技术来钱,多点外快寄回家也好,花钱买平安嘛。”
沈括的老婆是续弦,淮南转运副使张刍见他可怜,将自己女儿嫁给了他。
张刍是沈括的恩师,又是沈括在扬州时的顶头上司,对他非常器重和关怀。
沈括对这师长上峰加岳父,那是异常尊敬。
结果有了老婆更可怜,这张氏的暴悍程度,跟苏格拉底的老婆有一拼。两公母打架,曾经连皮带肉揪下过沈括的胡子。
还经常对沈括实施“夏楚”。
《礼记·学记》:“夏、楚二物,收其威也。”郑玄注:“夏,稻也;楚,荆也。二者所以扑挞犯礼者。”
这是学宫里边用来惩罚不守规矩学生的东西,也是家长打小孩的东西,跟蜀中的黄荆棍儿差不多。
张氏拿它来打老公,苏油收到信的时候都差点笑崩了,小七哥你看看人家沈存中的老婆,打老公都是守着礼的哈哈哈哈哈……
更奇怪的是,沈大科学家似乎有受虐体质,来到宁夏后,还常常对张氏怀念,写信嘘寒问暖,连嫡子被后妻欺负都不放在心上。
还是苏油收到刘嗣的信件,将沈括的儿子沈冲送到皇家理工学院学习,之后又给他在皇宋银行安排了个差事,家产全部放弃,留给张氏的亲子,这事儿才算完。
听到苏油调笑,沈括就老脸一红:“张氏以豆蔻之年下嫁与老夫,我对她是敬重。”
苏油笑道:“治病得治根,沈冲就是她的心病,强放一块儿只会大家别扭,先分开一段时间再说吧。”
“我让薇儿去看过你家夫人,说是肝气上炎情志不舒,除了服药调理,还传了一套功法,慢慢来吧。”
苏油比大苏好的一点,就是他调笑归调笑,但是调笑过后会贴心地帮你解决问题,常常让别人哭笑不得。
沈括现在就哭笑不得,只好顾左右而言它:“正事儿这么多聊啥家事,去看大机器吧……”
大宋如今最大的理工成就,无可争议的应该是杭州型战列舰和炼钢大平炉。
其次应该是造船的蒸汽曲板机。
第三是船坞使用的龙门吊车。
现在仓库里边这个玩意儿,只能排到第四。
但是个头已然不容小觑。
原來有鬼
当然,比后世苏油熟悉的嘉阳小火车,都还要小很多。
精密铸铁的铁轮,有半人的高度,蒸汽锅炉长度三米,受工艺限制,采用的是铜内胆。
锅炉内部是一百三十根过火铜管,均匀地分布在筒状锅炉内,用来加热缸体中的水。
水缸也是铜的,因为黄铜具有更好的密封性能。
受到苏油快速热水器的启发,沈括创造性地将锅炉内的直管改成了弯管,同时将更多的弯管布置在锅炉火箱的周围,构成水冷壁,过热器和省煤器,大大提高了热利用效率。
同时为了得到更大的驱动压强,锅炉外部还包覆了隔热层、然后用铆接铸铁壳包上加强。
蒸汽包也是黄铜的,让机车看上去如同一个黑大个戴着一个漂亮的黄铜帽子。
这个帽子里边,还设计了水气分离装置,经过这些改进之后,这个蒸汽机能够产生八个大气压的压强,给气缸提供强劲的动力。
苏油不知道的是,这个参数,其实已经远远超过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行星号火车头,因为行星号火车头的发明者没有他这么土豪,人家考虑了制作成本。
在技术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史蒂芬森父子已经哭晕在厕所。
当然火车本身的自重也增加了,但是火车的原理是克服铁轨摩擦力,这点增加的自重,比起得到的优良动力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生死聚焦
相比后世的巨无霸火车头,这点重量才哪儿到哪儿?
巢国栋看着眼前这钢铁黄铜制造的“庞然大物”,心中已然充满了敬畏。
ps:推书《在群里拉家常的皇帝们》。本书是历史皇帝和名臣名将们在一个世界建立聊天群掐架的文,偏喜感轻松,有喜欢这种风格的书友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