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4x5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一世獨尊笔趣-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你算老幾!熱推-oqag5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幽兰院的众人,无一例外全都修炼剑法,因为幽兰院本身就只有剑道传承。
其他各峰剑法、刀法、掌法全都有,而幽兰院则是为剑而生。
上一次见到的只是分身,这次见到白疏影真人,林云第一眼被惊艳了下。
白疏影身穿洁白色的衣裙,衣服上点缀着清新的兰花,皮肤白皙如玉,容貌无垢无瑕,精致的五官像是浑然天成的瓷器般完美。
青瓷美玉,洁白无瑕,眉宇之间却又偏偏有一股凌冽的锋芒。
绝色二字都仿佛形容不了她的美好,这女人真的好看,林云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眼神里并没有什么顾忌。
好强的锋芒!
林云心中暗惊,对方修为他竟然有些看不透。
只能猜到至少在涅槃境,几元涅槃却是无法得知,不愧是幽兰院圣女。
林云对此不感意外,三年前对方就有龙脉境修为了。
作为幽兰圣女,又是天璇剑圣的亲传弟子,三年之后达到涅槃境修为一点都不稀奇。
没有达到才稀奇!
瞧见夜倾天,毫无顾忌的打量白疏影,幽兰院的人全都怒了。
其他九峰的人,也是怒火中烧,丝毫没有掩饰眼中的厌恶之色。
“这狗东西,怎么进来的?”
“真他娘的晦气!”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一年之前被章岳都快废掉了,怎么还有胆子回来!”
“这淫-贼,真的死性不改啊,还敢亵渎圣女!”
很快,沉寂的宴席就被打破了。
一个个酒杯,被他们的主人狠狠按在地上,发出砰砰作响之声。
林云能感应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杀气,越来越多。
好冷。
林云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有点慌了,传音道:“大帝,感应到没有?”
紫鸢秘境的小冰凤,有些苦恼的道:“本帝没法出来,需要点时间,你先撑一会,别慌。”
“夜倾天,你来做什么!!还不赶紧滚出去,不知道这里要举行群峰论剑了吗?”
幽兰院的人恨不得亲手拿下夜倾天,可白疏影还未开口,况且这么做多少有些欺负人。
只是气氛没法开口,但其他诸峰的人,却是没有什么顾忌。
一名身穿儒袍的青年,忽然开口道:“夜倾天,你这废物来做什么!!还不赶紧滚出去,不知道这里要举行群峰论剑了吗?”
说话之间,紫雷峰的其他人也都跟了进来,方才还吵吵闹闹的一群人,瞧见这般阵仗瞬间有点怂了。
幽兰院、圣灵院,在加上几十个峰头的弟子。
这群峰论剑,足足汇聚了数百人,且无一例外都是内门中顶尖翘楚。
“大师兄,那是青霜峰的苏叶,两年前和你交过手。”
陈锋在林云身边小声说道,他不敢说夜倾天被教训过,只好说两人交过手。
都市玉修 油炸腰果
又是夜倾天的“老朋友”。
林云心中暗道,这天道宗是不是随便碰到一个人,都曾经教训过夜倾天。
剩下都是想教训,还没来得及出手的?
不然怎么走到哪,都有一群“老朋友”,这孙子到底干过啥。
“你确定,还得多待会?”林云心中传音道,他不太喜欢这个地方,尤其是白疏影的眼神,这里面绝对有故事。
“赶紧的,别废话了。”小冰凤不耐烦的道。紫鸢秘境中,小冰凤身旁极风神纹和万雷神雷,各自化成两团恐怖的漩涡,正在一点点注入她体内。
穿越水滸當皇帝
她必须先将两道神纹注入体内,才能百分百确定日月神纹,究竟在不在幽兰院。
只要在的话,两大至尊神纹在体内,她必然会有感应。
林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了。
超級道鼎
他揣摩着夜倾天突然膨胀后的嚣张模样,嘴角微翘,笑道:“苏师弟,不是明知故问吗?师兄我来这里,自然是来给白师姐捧场的,群峰论剑少了我,还能叫群峰论剑吗?”
末世裁決者 楓霜
他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去,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空出来的位置。
迷宮 笭菁等
“苏师弟?”
苏叶瞬间就呆住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全都懵了,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出了山门,同辈之间并无明确师兄弟划分。
简单一句话,谁强谁就是师兄,可没有什么先后之分。
以往的夜倾天,在紫雷峰是大师兄,可出了紫雷峰那就是个弟弟,见谁都得弯着腰叫师兄。
可以说是弟弟中的弟中弟。
陡然听到夜倾天这般嚣张,前来参加群峰论剑的人,全都惊住了。
“借过一下。”
见没有自己的位置,林云索性走到自己前面的位置,拍了拍那人肩膀笑眯眯的道。
那人自然不许,当即就炸毛了,抬头道:“这是我的位置,你这渣滓别碰我,滚远点!”
林云双眼微眯,白皙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意,道:“现在是我的了。”
他直接出手抓住那人肩膀,不等那人反应,直接一抬手就将他提了出去。
砰!
苍龙之力和青龙之力同时发功,那人如炮弹般被扔了出去,落地之后发出极为沉重的声响。
这一幕,瞬间让所有人呆住了,可远比方才那声苏师弟要来的震撼。
一个个全都呆住了,目瞪口呆,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紫雷峰跟在后面,本来已经怂掉的这群人全都愣住了,这也太狂了吧。
林云一屁股坐下,拿起面前灵果,塞进了口中,笑道:“味道不错,诸位师弟一起起尝尝。”
他一边吃一边说,全然不顾这一桌的人,看向他的目光几乎恨不得将其直接给撕了。
灵果遁入体内,化为温热的暖流流入龙元海中,修为竟然还提升了那么一丢丢。
这灵果可以啊,幽兰院为了招待众人,倒是真舍得本钱。
这般想着,林动一连拿了好几颗灵果,不断咀嚼吞咽。
别说,还挺好吃的。
幻想定制天姬
如此动作,看在旁人眼中却是嚣张无比。
桌上有铭牌,上面写着飞鸾峰,这一桌就全是飞鸾峰的弟子了。
为首的青年名为张景龙,修为死玄境一重巅峰,半月之后就得被册封为尊贵的圣传弟子。
他年纪比林云还小,正是意气风华锋芒毕露的时候,何曾见过这般阵仗。
“夜倾天,你找死!”
张景龙当即就怒了,右手在桌子上一拍,在另一头的他腾空而起直接飞杀了过来。
漩渦天劫
唰!
他人在空中,眉间锋芒锋芒毕露,靠近之后伸手就朝着林云脖子掐了过去。
他很自信,想要直接掐住林云的脖子,然后其狠狠踩在脚下羞辱一番。
其速度很快,几乎眨眼就过来了。
林云吃着果子,头都没抬,挥手隔空一掌印了过去。他捏涅槃一重都未放在眼里,这张景龙区区死玄境一重,那更是完全没当回事。
砰!
张景龙来的快去的也快,整个人横飞出去,咳嗽了好几声,而后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众人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张景龙一招就败了?
“混账!”
张景龙又羞又怒,就在他准备起身再度杀过去时。
吃完果子的夜倾天,大笑一声:“酒来!”
啪!
只见他手掌在桌子上重重一拍,面前酒壶未动,可壶里面的美酒却是泉水般激射而出。
林云仰头,酒水划过一道弧线,一滴不剩落入其口中。
酒劲很大,他如女人般白皙的脸上,泛起丝丝红润,那种俊美显得更为醒目起来。
噗呲!
依旧还坐在原位的飞鸾峰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林云掌中暗存的劲气给击飞出去。
一个个口吐鲜血,全都被震飞了出去,而后扑倒在地脸色痛苦不已。
飞鸾峰就这么全灭了!
“好酒!”
林云喝的酣畅淋漓,不由大声笑道。
本来准备出手的张景龙,咽了咽喉咙,当场就被吓得不敢出手了。
重生之修仙老祖

幽兰院大殿前,立刻响起许多轻咦之声,一道道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夜倾天身上。
白疏影的眼中,也是闪过抹讶异之色。
林云方才这一手如果只是震飞这些人,谈不上有多了得,震出壶中酒水也只是雕虫小技。
可厉害就厉害在,林云是同时做到这一切的。
不仅如此,那酒壶还丝毫未损,桌上其他脆弱的灵果更是半点没有受到波及。
这就有些了得了!
其中精妙旁人看不出来,白疏影却是一眼就看出了端倪,不由露出古怪之色。
“才喝一口酒,就空出这么多位置,没人坐吗?那紫雷峰的人过来坐吧……”
林云环顾四方,笑眯眯的道。
飞鸾峰的人气的咬牙切齿,可敢怒不敢言,全都将目光看向了白疏影。
紫雷峰的人同样战战兢兢,不敢真的上前,也将目光看向了白疏影。
“陈锋,过来坐,白师姐既然没说话,那自然是无所谓,幽兰圣女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林云招手,不容置疑的道。
哲學家們都幹了些什麽?
陈锋不敢忤逆,只能低着头走了过来,其他人见白疏影果真没有说话。
当即面露喜色,纷纷走了上去,大摇大摆的霸占住飞鸾峰的位置。
“圣女殿下……”
幽兰院的弟子忍不住了,纷纷看向白疏影。
白疏影思绪如电,她神色冰冷,却没有当场发作,沉声道:“先看看他到底要耍什么把戏。”
实在是夜倾天太过嚣张,又一年没见,这般狂傲做派让人摸不清头脑。
也有点……看不出底细。
“夜倾天,你敢无视我?”
就在此时,一声怒不可揭的声音传了过来,林云正举杯自饮,听得声音不由抬头看去。
却是最先朝他发难的青霜峰苏叶,他看见林云自顾自的吃果喝酒,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脸色显得极为愤怒。
天荒救世主
林云放下酒杯,冷声笑道:“为啥不能无视你?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晚上要出去吃饭,没有第二了,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