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npi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劍骨 txt-第四百二十四章 找到你了展示-e2zq1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孔雀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一道沉喝,在雨夜之中响起!
大雨滂沱,岭北王府邸门前,立着一道巍峨身影,在其身后,十数只大妖,高矮胖瘦参差不齐,依次排开。
这些大妖,都是岭北王府重金聘请的“供奉”,难听点说,就是“打手”……各个都是千年境界左右的修为,放在北荒固然不错,但放到孔雀道人面前,就难免太不够看了。
岭北王并不惧怕这位东妖域九千岁。
灞都城的古道,但凡境界低的,人人见了,都要尊他一声“古王爷”!
神將之風起雲湧 不墜凰龍
在皈依芥子山前,孔宣曾经占据一座妖山自立为王,后来归于白帝麾下,修行道术,尊称道人的便多了起来。
但喊他孔雀王的,依然也有,只不过少了许多。
不问世事的北荒岭北王,便是其中之一。在这妖族天下,能做到“不问世事”的,没有几位……无一不是当年助北妖域龙皇殿吞并疆域,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妖。
之后龙皇弃手北荒,保全这块仙气氤氲的修行圣地,当初的几位大功臣,便在此地封王称侯,“颐享天年”。
岭北王,早就是“妖君”境界的大修行者了。
……
……
那道五彩神光,从大雨之中落下,在其身后的数百道璀璨金光,划破云霄,则是悬在府邸上空,遥隔百丈,灼目逼人。
悬而不发,杀气最重。
“阁下莅临,可真是令鄙府……蓬荜生辉啊。”
府邸前的魁梧男人,盯着空中悬停的那数百朵金灿流光,神情阴沉。
东妖域未经许可,便私自侵入北荒,此乃“僭越之罪”。
孔雀道人一人来就算了……竟然还携卷数量如此多的金翅大鹏鸟!
今夜事后,他定要上禀龙皇陛下。
孔雀道人缓缓落于府邸门前石狮之上。
道人一袭青衫,身子飘摇如坠絮,轻若苇叶,从大雨之中坠落,漫天骤密雨丝,垂砸肩头,溅出热雾,方圆三尺之内,宛若一轮无形大日笼罩,将周遭雨丝都蒸发殆尽。
七殺 上官午夜
他轻轻踩在岭北王府的石狮头顶,居高临下,高人一等。
只不过……岭北王即便不展妖身,以人身示众,依然极高,无需抬头仰视,只是微微挺直脊背,便与立于石狮颅顶的孔雀道人一般等高。
这位极少被外人所知的北荒王爷,化形之躯干极其“巍峨”,并且臃肿,远远看去,一身雪白蟒袍被环扣腰带勒住,撑得几乎要炸裂开来,细细来看,更是凶神恶煞,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厚唇大耳,尤其是两朵耳垂,宛若两颗颀长雨滴型宝珠,兀自垂落,几乎垂至地面……岭北王一左一右,由两位娇媚婢女扶持,很难想象,这般巍峨身躯,两位弱女子竟能扶动。
孔雀王平静注视着面前那颗硕大头颅。
“奉陛下之令,缉杀罪人。”
岭北王巍然不动,没有丝毫要挪步的意思。
蟒袍男人的喉咙里艰难挤出了“嗬嗬嗬”的笑声。
妾乃漫畫家
“陛下……哪位陛下?”
美男太多多
那颗狰狞豹头,缓缓贴近石狮子,临近之后,那座巍峨身躯,竟然比石狮上的孔雀更高!
岭北王已经得知了灞都城发生的异变,东妖域敢对灞都出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
灞都是中立势力。
而且还是除却龙皇殿和芥子山以外的第三大“超然势力”,坐拥三位妖圣,数位天赋绝顶且无比团结的年轻妖君……白帝对灞都出手,之后呢?
整座妖域都十分惊慌,认为那位白帝陛下,即将掀动一场旷世战争。
果然。
距离灞都坠沉不过十个时辰,白帝已经将手伸入了北荒!
“本王王府内,一只蚊虫出入,都可察觉。”岭北王声音浑厚,“这里,没有你要找的罪人。”
孔雀轻轻叹了口气。
“让开。”他幽幽道:“本道要进府。”
大雨倾盆。
雷鸣呼啸。
“笑话!”
“这里……可不是芥子山的地盘。”岭北王压低声音,道:“而且我只认一位陛下——”
话音未落。
立于石狮之上的孔雀道人,忽而出手,狂风之中,闪逝一缕五彩神芒。
一道痛苦的嘶吼在府邸雨夜上空响起!!!
“啊呃—-”
孔宣五根手指刺入岭北王的眼瞳之中,一挖一拔,便将一整颗完整的眼珠子摘了出来,血丝喷薄四溅——
魁梧岭北王痛喝一声,一只手捂住自己空荡的左眼,另外一只手则是握拳自上而下地坠砸——
“嗖”的一声。
孔雀道人面无表情,瞬间消失在石狮颅顶之上。
一道破碎轰鸣。
原先立足之处,瞬间爆碎成一滩烟尘——
面容痛苦狰狞的岭北王,唇角溢出两抹银白,迅速化为两根上条獠牙,他施展一半妖身,不耐烦地摆手挣脱两位婢女搀扶。
岭北王瞪大独眼望去,四周一片烟尘,混杂雨水雾气,那个瘦削男人已经不见踪影——
烟尘之中。
一袭道袍,如水蛇一半游掠,肉眼根本无法捕捉身形。
石狮子爆炸的那一刻,这一袭道袍,便掠过了府邸门前一十三位妖修供奉的胸前,而再次归位之后,道人的掌心便不再空荡。
他双手捧着堆叠成小山的脏器,被捏至破碎的妖丹,平静站在岭北王面前。
道人抬头注视着小山。
望山之人……才是那座更高的山。
“孔宣……你……”
“你可知……这会带来何等后果?”
道人安安静静站在雨中,收敛了炽烈的妖域,让雨丝淋湿了大袍。
岭北王的声音开始颤抖,“你……要与北妖域开战?”
道人轻叹一声,并没有回答岭北王,只是自顾自松开双手,哗啦啦的血肉坠落声音,层次有序地在地面溅荡响起,与雨水形成衬击的节奏感……
三克拉爵士之不死之石
对孔雀而言,这一幕毫无美感。
杀戮是一件值得人细细品味的趣事。
杀死这些过于弱小而愚昧的生灵,则很无趣。
包括,岭北王。
来时路上,他还有过期待,北荒几位妖王,帮助龙皇殿打下北域江山的那几位“老妖”,有没有能与自己对抗的强者。
而现在他失望极了。
时代碾压之下,北荒的云雪万年不变,住在这里的“旧王”则是被无情地淘汰,而不自知。新与旧的映衬,恰如白帝陛下,和那位朽木老矣的龙皇。
“你是……猪吗?”
孔雀抬着头,轻柔道:“战争已经开始了。”
唰的一声!
穿越之千年魚戀
雨夜一道雷霆闪过。
岭北王不敢置信地看着远方长夜,那里居然有一座雪白琼楼浮现。
是……东妖域的天海楼?
白帝搬来天海楼镇压北荒,这是真想挑起妖族天下的战争?
下一刹。
心口一阵刺痛。
岭北王瞪大双眼,看着道人的一整条手臂,没入自己身躯之中。
……
……
“旧时代的蠢货,你早就该死了。”
孔雀一只手穿透那袭雪白蟒袍,五根手指直抵心脏,他皱起眉头……这具妖身过于庞大,以至于那颗强劲有力的心脏,自己一只手都无法攥拢。
他缓慢翻转手腕。
丝丝缕缕的妖力汇聚,形成一只更大的“手掌”,将那枚堪比常人头颅两倍大小的心脏覆在掌中。
接着,合拢五指。
雪白蟒袍布满细密血丝,猩红之色缓缓渗出,这一袭白袍变成了极其鲜艳的大红色。
孔雀道人缓缓抽手,炽烈光火灼烧着浸满鲜血的白皙手臂。
岭北王跪在他面前。
那颗硕大头颅一点一坠,瞌睡一般,被孔雀抬起手掌按住面颊缓缓挪走,最终抵在另外一尊完好无缺的石狮子底座之上。
那张布满胡须的狰狞面容,在其死去之后,逐渐化为本尊真容……粗糙的鬣毛,坚硬如铁的后颈,以及两根粗长的獠牙。
哐当一声,腰间铁扣被撑开,一袭红袍被粗糙肌肤撑裂。
孔雀眼神厌恶,抽出一张丝帛擦拭五指缝隙,瞥了一眼显出原形的岭北王。
“还真是……一头猪啊。”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久居北荒,受龙皇福荫庇护的几位王爷,长乐安居,不思进取,修行境界久久停滞。
岭北王如此,其他妖王,还会好到哪里?
实在是……太蠢了。
孔雀摇了摇头。
在这残酷的妖族天下,就不应该出现北荒这样安然无虞的世外圣地。
不杀人,就会被人杀掉……世道是这样的。
“我们可是妖啊。”孔雀喃喃道:“被人喊一声王爷,还真以为自己是大隋皇城的王爷了?”
抖了抖袖袍,震散一身血气。
孔雀道人向着府邸走去,五彩神芒汹涌澎湃,化为丝丝缕缕的风雪,覆盖了整座府邸,所过之处,所见之人,直接以一缕神念杀之。
孔雀道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整座王府,方圆不知几千丈,道人孤零零地走着,身后是一片升腾血雾—-
这是一场大屠杀!
整座岭北王府邸,笼罩在红雾之中,像是被关押在地狱的牢笼内。
漫天大雨,无力地冲刷浓郁血腥,越散越浓。
最后,孔雀来到了“悬清池”旁。
洞墓密碼 煙色欲望本尊
悬清池池水荡漾,上面漂浮着两头昏迷过去的蜂虫小妖。
道人的面容仍然白皙,但袖袍则是一片触目惊心的大红。
極品修仙系統
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宁奕……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