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oq5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秦之蓋世劍聖 起點-第783章 逆鱗之劍,韓非之魂!(上)相伴-uglel

大秦之蓋世劍聖
小說推薦大秦之蓋世劍聖
没过多久,盖聂和少司命两个人,就已经离开了,他们走的不是很快,步伐很是平稳,但是就是这样的他们,在一步步走着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那些阴阳家高手,阴阳家弟子们,都是满脸忌惮。
盖聂他们离开了。
气氛有些寂静了。
只不过很快,就是看到绯烟走了过来,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东皇大人,你真的要孤身一人,十天之后,去挑战那个盖聂吗?”
东皇太一淡淡道:“怎么,难道你觉得,我没有这个本事?”
绯烟脸色一变,只见她立马开口说道:“东皇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酷酷總裁迷糊蛋
东皇太一淡淡道:“好了,此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再说了,那个盖聂。固然厉害,但是我要是退缩的话,恐怕还真的以为,怕了他盖聂。”
“是!”绯烟点点头。
“对了…”与此同时,东皇太一面具下眼中,竟然开始闪烁起来,“还有那个少司命,她竟敢对我动手,我宣布,那就是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我阴阳家之人,以后如果要是见到她的话,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杀无赦!”
东皇太一声音中冰冷的没有任何的感情,尤其是现在看来,那森然的声音,让人远远听到,都是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阴阳五部的四个长老,都是不由自主对视一眼,不过他们也是知道,既然这是东皇太一的决定,他们无论说什么,似乎都没有用。
醜妃傾城,王爺瞎眼了
而绯烟张了张嘴,连忙开口说道:“东皇大人,少司命这样做,也是事出有因,所以…”
“事出有因?”
谁知道东皇太一却是冷冷一笑,道:“就她这个样子,还事出有因,你觉得我要是继续留着她的话,以后谁知道她又会不会做事什么样的事情?”
绯烟呆呆地看了看东皇太一,她就这样看着东皇太一,片刻后,她开口说道:“可是,可是…”
“够了…”东皇太一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也是渐渐传来,语气冰冷到了极点。
“我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要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东皇太一淡淡道。
绯烟低着头,她又是沉默了许久。
“我知道了。”
大司命走了过来,拍了拍绯烟的香肩。
“都退下吧,这几日,阴阳家所有人,都好好的待着,谁也不许出去惹事,否则要是被我知道了,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吧?”
“是!”
所有人心头一震,不过对于东皇太一的话,他们自然是不敢有任何违背,当即都是异口同声。
“都散了吧。”东皇太一淡淡道,袖袍轻轻一甩,在所有人注视下,他就是向东皇殿方向而去,很快就已经不见他的身影,只留下一些面面相觑的阴阳家高手,以及阴阳家众多弟子。
“你们都下去吧。”大司命看了看无数阴阳家弟子,语气淡淡道,再怎么说,大司命在阴阳家中,还是有一定地位,所以在听到她的话,所有弟子都是默默的走开了。
只留下几个长老,和绯烟几人。
没过多久,阴阳家月神走了过来,她美目一直看着绯烟,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想法,当即就是看到月神轻声道:“东皇大人昔日杀了少司命的妹妹,所以这一天迟早都会发生的,而少司命也早晚有一天,会和东皇大人反目的,所以这一点,你应该想得到。”
绯烟沉默了,她和少司命关系很好,当初少司命,也是小衣,还是她将少司命领进阴阳家的,这些年,也是她亲自教导少司命,少司命能够有今天,也是因为她。
或者说,在绯烟心中,少司命就是她亲妹妹一般。
而眼下,少司命的叛变,的确是绯烟难以接受的,更何况刚才东皇太一还说了,以后要是见到少司命,格杀勿论,这让绯烟心中有些不好受。
云中君在一旁开口道:“月神大人说的不错,那个少司命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她竟敢对东皇大人动手,以后别说是东皇大人了,就算是我见到那个少司命,也会把她给杀了。”
“你给我闭嘴!”谁知道云中君的话,刚刚落下,绯烟有些愤怒声音传来。
“………”云中君。
绯烟很快就是走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云中君,云中君心中有些凌乱了。
“哼,你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如果我要是东君大人,恐怕也会说你。”湘夫人白了云中君一眼,头都不回的走开了。
末法符師
“我……”云中君张了张嘴。
“不好过了,你这样做,恐怕以我对东君大人的了解,你以后可不好过了。”那湘君闻言,也是摇摇头,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
云中君嘴角处抽搐厉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几乎还不等他喘口气,分明是看到了大司命投射而来目光。
大司命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她看了云中君一眼,就直接离开了,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至尊寵魅之第一魔妃
云中君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然后黑着脸离开了。
……
东皇殿之中,东皇太一如同往日一般,走进了东皇殿,走进了东皇殿密室之中。
这个密室,是他一手建立的,或者说,从阴阳家建立的时候,他一手建立的,这个密室,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进去,别人如果要是想进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进入了密室之中,东皇太一取下了脸上的面具,他脸上却是十分的苍白,只不过是眨眼间功夫,就是看到,东皇太一一口鲜血吐出。
他吐血了!
青春陌影繪之是昔流芳
这不是因为先前和盖聂交手受的伤,而是他体内的韩非,一直在暴动,在暴乱…
或者说,这几天,这些时日,韩非在他体内,时不时暴乱,时不时要冲出东皇太一体内。
这时不时和东皇太一找刺激的韩非,使得东皇太一有些头疼了!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的话十天后的大战,就有些麻烦了…”
东皇太一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起来,他什么都不怕,但是眼下,他最为忌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体内的那个韩非…